岚叶

这里岚叶,逗比一枚。
稳站aph龙族和全职,常常爬墙。
最近沉迷于凌远和周明的美貌【buni】
懒癌晚期。

仰视【上】(暗恋走向,双箭头)

    上午9:00,英国伦敦的一家酒店。


    阳光毫不遮拦的从酒店宽大的落地窗里穿过,映着房间里白色的地板显得格外耀眼。路明非皱了皱眉,用手臂挡住双眼含糊不清地嘟嚷了几句,旋即又翻了个身似乎是打算再次睡去。


    “!!!”他终于想起了什么,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套上已经被揉成一团的T恤和皱到惨不忍睹的牛仔裤,另一只手随意的抓了抓鸟窝一样的头发,连拖鞋都没有穿便火急火燎的冲进了洗手间。纯白的棉袜踩在光洁的瓷砖地面上,从脚底传来的微妙的冷意令他清醒了不少。


    “和师兄任务的时候还能这么放松的睡懒觉,路明非你很可以啊……”他挫败的长叹一口气,狠狠揉了把脸。与他同住的师兄并不在房间里,想必是出去调查了。再想想自己昨晚5个小时的星际争霸,路明非把自己的脸深深埋在沾有凉水的掌心,直接开始了放飞思绪的状态。也许这就是他与师兄之间的距离?他莫名其妙的不大甘心,就像一个想着对别人证明自己,却不巧弄巧成拙的孩子与自己置气一样的感觉。


    可他大概明白这是为什么,那句“想和他并肩”至今还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上。


    他却总是有种依然和师兄以及小龙女在一起做任务的错觉,那时他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废柴,做什么事都要跟在师兄后面,最爱说的话就是师兄你可一定要罩着我啊。楚子航却似乎把这句玩笑话当了真,极少让他帮忙,更多的时候只是独来独往,像雪地里离开狼群的狼王。旁边的芬格尔嘴欠的吐槽道楚子航你干脆娶了路明非吧,楚子航面色如常的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似乎没听到这句话。和芬格尔互怼惯了的路明非恨不能用白眼砸死他,心底却又因为这句话多了一丝悸动。明明自己不用做任务,可他却总是想为师兄分担些什么。


    想用相同的地位跟在他身后,莫名其妙的心愿。可如今路明非想来,那段地狱般的训练中,能令他坚持下去的无非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一句重量甚至超过了绘梨衣的话。这段隐情如果暴露出来,估计能令得卡塞尔学院里一大帮妹子尖叫“我又相信爱情了”之类的。路明非想到这儿不禁哑然失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真是再正确不过了。在别人看来再明显不过的心意,他却从来就没懂过这意味着什么。


    直到在北京的地铁中,他看到楚子航躺在血泊中,曾经那么耀眼的黄金瞳只剩下可笑却又令人无比心酸的黑色空洞那一刻时,绝望在瞬间席卷了他。他有点木然的低头捂住心脏。疼,为什么会那么疼,仿佛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脏被人挖出来,用最锐利的刀片切割得支离破碎,而后又被扔到地上任由别人践踏一样。他在那时候,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可明白了又能怎样?女孩洁白的形体被埋葬在漫天的花瓣下,神秘的尼伯龙根缓缓崩塌。他低头看着落在铁轨上的那把老式钥匙,脚步微微凝滞了一下,却还是俯下身子捡起闪着金属光泽的它,小心翼翼的塞进了楚子航的手心。明明知道自己可以不去管它,可没办法,爱上一个人,你甚至不希望他失望。


    现在他终于成了学校里真正的风云人物,被看作有超出A级学生的潜力。可路明非总觉得,在师兄面前,自己还是只能仰望他,一如当初的他仰望陈雯雯和诺诺一样。他的目光跃到门外那个整洁利落的行李箱里,不出意料的看到那串显得格外眼熟的风铃。如果没记错的话,芬狗一手主办的校报里面,这串风铃的出镜率可不是一般的高。


    “惊爆!楚子航对耶梦加得痴心不改,有图为证”


    “爱你却要杀掉你,孤独英雄楚子航”


    他还记得那几张校报,摄影部的人明显技术不错。下午三点的阳光星星点点如碎金般散落一地,窗边的窗帘隐隐被风吹起一角掀起柔软的弧度。风铃正巧在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晃,钥匙的末端反射着明亮的光泽。照片的色调被特意调低,追忆的感觉巧妙的流露出来。


   现在那串风铃安静地躺在行李箱的正中央,干净温润的光泽令人明显的看出风铃主人对它的在意。说来也是,小龙女那样的女孩又有哪个人不喜欢,古灵精怪调皮活泼却又神秘莫测,美得毫无瑕疵。他还记得夏弥手里剥着橘子气鼓鼓的埋怨楚子航,也记得楚子航小心翼翼地问他双子和巨蟹的相配程度。他就在一旁,却像是和他们隔了一个世界。


——tbc——

评论(12)

热度(21)

  1. 玖瓷mio岚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