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叶

这里岚叶,逗比一枚。
稳站aph龙族和全职,常常爬墙。
最近沉迷于凌远和周明的美貌【buni】
懒癌晚期。

Are you the king or my lover?(1)

过年都是糖也会吃腻的,来来来吃点玻璃渣放血败火【bu】

前方玻璃渣预警

ooc有

短篇但lo主懒可能是个坑

bebebe,重要的事说三遍~

能接受吗亲爱的小天使们qwq

能接受的往下拉~

不要找我谈人生lo主心可纯洁【你谁】













       “终于到了……” 

        路明非有些力竭地缓缓吐息,浑身的肌肉由绷紧到放松然后再次绷紧,龙骨状态在几秒之内已经完全出现。他提起手中已经沾满血污的重剑,迈步向前。鲜血从他身上滚落到地上,溅出小小的花朵。即使如此狼狈,他双目中的光芒依旧不减。

       不,何止没有消减。曾经被路明非无比羡慕的黄金瞳,此时却属于他,散发出灼灼的光芒与威压。身后的死侍有些已承受不住这威压,不由自主的低头叩拜,一如见到曾经的霸主,黑王,尼德霍格。

       而也只有真正的王者,才有资格让他们战栗膜拜!
 
       奥丁就坐在他面前不远处的王座里,背对着他。其上金光闪烁,龙族在数千年中积攒的所有财富,此时仿佛都集中在了奥丁的王座上。路明非微眯双眼,试图从他的背影中寻出一丝端倪,可他内心的那份不安越来越明显。似乎不是因为对于未知的恐惧,而更像是将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人的预感。

       奥丁的背影似乎在此时与记忆中的一个身影缓缓重叠。黑色短发,身侧的那柄刀……蜘蛛切?

       师兄?

       试图找出什么线索告诉自己,这只是错觉,却在奥丁转身的一瞬间大脑归于空白。那是张再熟悉不过的容颜,几乎刻入他的骨血。
 
        他的师兄,他的爱人,楚子航。
 


       “呀啦呀啦,哥哥你似乎很震惊呐~”耳旁忽然传来小魔鬼漫不经心的声音,路明非习惯性地侧过头去,看到路鸣泽穿着正式的黑色西装,嬉皮笑脸地看着他。那套西装,他曾经见过一次。
 
       在夏弥的葬礼上。 

       刚刚消失的不安在此刻卷土重来,甚至甚于刚才。他用尽量轻松的语调开口:“小魔鬼今天穿的不错啊!说吧,我救回师兄是不是还要用四分之一条命?给你算啦。”可小魔鬼却没有了那贱贱的笑容,他看着路明非叹了口气,眼里的戏谑一点点变成同情,那再明显不过的同情意味令他心惊。

       “哥哥……你也知道了吧……现在的楚子航,就是奥丁了。”

       “你们之间,只会有一个人活下来,你,或者是他。”

      伴随着最后一个尾音,路鸣泽消失在他面前。

 

 

 
 

 

评论

热度(7)